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幻城电子游戏 > 小说简评 > 正文

  你和我相逢在这黑夜的海上

  编辑荐:我有太多话要对你说,但是不知从何说起。我告诉了你我的故事,但不是全部。

  她一直在我前面款款的走,不急不缓,透着一种神气。裙子刚好过膝盖,从后面看到浑圆的小腿肚,脚脖子却是细细的。裙子包裹的是鼓鼓的臀部,往上又杀成细细的腰肢。

  她一直在我前面走是因为我一直跟着她,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只是不由自主的跟在后面,就像前面有一个强大的磁场在吸引着我,我无法停止。

  五点半下的火车,出长沙车站站台时,天还没有黑。然后在摊上吃的晚饭,点上一根烟就无所事事的瞎逛,这次回母校也没提前跟老师同学打招呼,晚上随便找个地方住一宿,明天再说吧。

  然后在广场上遇见了这个姑娘。

  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她的正脸,要是个丑八怪就惨了。我在心里默念十遍 我是花痴我是花痴。。 然后就心安了,我就是花痴,怎么地?

  但是她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单,或者是一种让人望而生怜的感觉。就像我面前出现一个神秘的大门,门后面有无限的诱惑,我在门外徘徊,时时有一种推开门的冲动。

  从小吃一条街往左拐过来,沿着车站广场东侧一直往前走,隔着车站行李寄存处的窗口看到里面有一胖一瘦两个中年妇女在兴高采烈的唠着家常,一盏昏暗的灯泡照着柜台上一个沾满油渍的本子和一个圆珠笔,隔壁是一个四层的小楼,门口挂着一个大牌子:旅客之家,我猜应该是个旅社吧,但是大门紧闭着,看不到人进出,也没有人在拉生意。

  我们俩人一前一后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边走我还一边想,要是东东在这会是怎样呢?或者苏照?他俩常说,打兔就是要把握时机,当机立断。石家庄管泡妞叫打兔,就像北京话诱密,是一回事。所以石家庄这帮子打兔的就被称为兔爷。

  有一天晚上我跟苏照在街上走,也是在前面走着一个漂亮的女孩,我俩一致的感到心痒,有所区别的是我最终只能停留在心痒,而苏照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已经跟女孩子搭上了话,很快俩人就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亲热,最后苏照告诉我你回吧,我俩有点事,俨然我已经是个多余的人了。但我一点也没有为他的重色亲友所气愤,一时间还无法从这件事的惊讶中自拔。所以,严格的说我不是一个兔爷,恐怕连准兔爷也算不上,因为我没有这个胆量。

  现在是在长沙,我是一个异乡人。我的胆量恐怕不会比在石家庄更大了吧。

  这时从黑影里走出一个人来,疾步向她走去。她猛地站住脚,并倒退了两步。

   小姐,一个人吗?一起吃个茶噻? 一听就知道是本地人。

  她理都不理,加快脚步往前走。

   压你妈妈叻,老子跟你说话噻! 这小子说话高了八度。但是站在原地没有跟过去。

  这情景要是让苏照看到,准得笑破肚子,长沙人打兔也太实在了吧。没有铺垫,直奔主题,哪个女孩看了也害怕。这又不是进窑子找鸡,给钱就可以开始。

  现在车站广场上人头攒集,人挨人人挤人,一下让我失去了目标,她跑哪儿去了?我驻足观望着。天色已经越来越黑,到了掌灯的时候了。可是点亮的路灯昏昏沉沉的,就像没睡醒的眼睛,让你看什么都是模糊的。我想今天的行程该到此结束了,该忙点正事,找个旅馆住下吧。

  车站附近的旅馆我觉得大都是宰人的地方,要不就是色情场所,更不敢住,干脆就走远点,反正现在也没事,只要不在车站周围就行。

  沿着长沙火车站广场西侧走出来,没走多远,就看见着名的五一路,我上大学那会这就是长沙的主街啊,这会依然繁华,即使是在晚上。商店橱灯五彩缤纷,有的商店还在营业,进进出出的人们兴高采烈,大多是一对对情侣,也有带着小孩的夫妇。跟我刚离开的污浊的火车站真是两个世界。让我的心情也顿时开朗起来,就这么瞎逛开了,忘了找旅馆的事了。

  走了十五分钟,再往前就看见湘江大桥了,这时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依然是那么款款的走,在人群里格外醒目。虽然我在火车站遇见她,现在我肯定她跟火车没有半毛钱关系,从火车站来到五一路,路途可不近,而且好像还奔着湘江大桥而去,她像我一样的无事可干,无处可去吗?那扇神秘的门又在我眼前开始晃动,我无法制止自己用手推开它的欲望。

  说实在的,跟陌生女孩子搭讪本身就是一种诱惑,可搭讪成功之后的结局我可真没有想过,我总把这类事情想的过于浪漫,就像我以前看过的电影罗马假日,男女主人公在街上邂逅,然后发生爱情。我老觉得这事其实在真实生活里也会发生,只是不好遇到而已。这想法要是跟东东和苏照他们说,他俩准会立马吐了。

  我又在心里默念了十遍 我是花痴。。我是花痴。。

  很快就到了湘江大桥。因为在江边,立刻感觉冷了很多,黑色的江水在桥下打着滚,但不发出声音,江面上驳船的灯像鬼火一样一闪一闪的,看起来很遥远。

  这时我发现整座大桥只有我们俩个人。虽然没有灯,月光柔柔的洒照着如临梦幻,远处偶尔传来一声汽笛声,遥远且不真实。江面上慢慢的飘起一层薄薄的雾,时聚时散,像一个无声的妖怪悄悄的爬上了桥头。

  我越来越觉得走近了自己的梦幻,这神秘的氛围挥散不去,为了让自己清醒,我点上了一根烟。

  没一会儿,她站住了,好像在想什么,一动不动,然后慢慢的转过身来。我也停住脚,倚在桥栏上,看着她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以为她要跟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却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能给支烟吗?谢谢

  这是什么情况?被搭讪的人怕我费事主动送上门来?在这漆黑的夜色里,白昼中不会发生的事现在都会发生,人体内最深处潜伏的幻想和欲望就像挣脱了锁链的野兽获得了自由,现在不需要腼腆。

  我递给她烟并给她点上。借着打火机的光仔细看清了她的脸。人比我想象的还要俊俏,瓜子脸,细长的眉毛,直直的鼻梁,眼睛很美,幽幽的很深。

   你的烟味一直从我的身后飘过来,闻起来很香 她拿过烟盒看了看 石家庄?你是石家庄人吗?

  这次看老师和同学,临走时也想不好带点什么,想起他们都抽烟,干脆拿了俩条石家庄,让他们尝尝,这在石家庄算是最好的烟呢。

  她抽烟的姿态虽然很优雅,但是不是一个老烟民。

   抽烟会使我放松一些,就像你们男人喝酒一样。

   是吗?我也是瞎抽。

   对了,你跟了我这么久,不累吗?

  好,终于进入正题了,原来她什么都知道,难怪她走过来。可她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是先看看她下一步想干啥吧。

   累啊,怎么会不累?你一直在走,从火车站一直到五一路,然后到这里,都不知道你要去哪里?

   你是想泡我吗?

   是啊 我这样回答感觉有点傻,可我又能怎样回答呢?

   你看起来不像一个坏人 难道坏人这俩个字都写在脑门上吗?

   本来就不是

   我叫李兰君,你呢?

   刘小伟 真名也无所谓吧,反正我也不想干什么坏事。

   你看起来比我都紧张啊 她轻轻的笑了

   有吗?呵呵

  她转过身,双肘拄着栏杆 晚上看湘江,跟白天真的不一样。是吧?

   是啊 我背靠着栏杆,又掏出两根烟,递给她一根,先给她点上。

   她现在多安静啊,因为她睡着了,谁知道她会梦见什么呢?

   她也许会梦见许多开心的事

   你听见没,她在自言自语呢

   说什么?

   她说所有烦恼到明天都会没有了

   真那样就好了

   往前再走走吧,站着有点凉

   好吧

  我们开始沿着大桥一直往前走。夜色越来越浓,她身上的体香跟湿湿的薄雾混在一起,时隐时现,我开始有点头晕。

   你看起来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我说

   为什么?

   说不好,嗯,有一种忧伤的东西

   每个人都有忧伤

   是啊,都有,但你的不一样

   不一样吗? 她站住看着我 确实不一样。

   我是个孤儿,我10岁的时候父母就没了, 她继续说 我是一直跟着我的叔叔长大的。我从小就怕别人歧视我,白天总是装出很坚强的样子,到了晚上就还原成真实的自己,自卑、软弱、胆小。只有在晚上我可以看见我的父母,在家里的各个角落,音容笑貌清晰如昨,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就像刚才,我隔着江水又看见他们,其实刚才是他们在跟我说话,他们说,到了明天,所有烦恼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对这个不一般的女孩,我现在有点明白,她为什么在芸芸众生之中特立独行,是因为她身上这种气质,或者说是与众不同的气场。

   很多年前,我开始给我的父母写信,差不多每年一封,写到现在,都快满满的一箱了,我用锁子锁上,因为它们无处投递,我希望有一天我的父母会收到它们,知道他们的孩子一直都在牵挂着他们。我想他们,每天都想,这么多年过去,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弱,这种想念折磨的我快要发疯,让我整宿的睡不好觉。唉,没办法。

  我默默的伸出手,让她轻轻的攥住,这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我们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桥下,从江面过来的风确实很凉,桥洞下相对暖和一些。我们倚着桥洞下的桥柱坐下来。

   我像一个自言自语的疯子吧? 她问,我轻轻的摇摇头。

   我觉得自己离疯不远了,我无法融入这个世界,就像一个行尸走肉,躯壳还在,灵魂不知到哪里去了。

   你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

   我无法对身边的人说,他们不但不会理解,还会取笑我,拿这些当笑料。

   我不会取笑你,因为你是个善良的女孩

   谢谢

   我想对你说,加油,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就像刚才你爸妈说的那样,只要你不放弃。

  我们沉默了一会彼此都没有说话。

   晚上你住哪里? 我又点上一支烟。

   我想就在这里呆着,反正也睡不着觉,我很久没有看到湘江的日出了,没关系,太晚了,你也该找地方睡觉了,不用管我。

   好吧,那我哪儿也不去了,跟你一起明天看日出。

   真的? 即使这么黑的夜色也无法遮挡此时她美丽的笑容

   真的

  她轻轻的把头靠过来,搁在我的肩膀,她的香气顿时把我包围。我用胳膊揽住她的肩膀,她的左臂也揽住我的腰。

  我们一起注视着沉默的江水,许久没有说话。我的心已经缓缓的降落下来,被江边的沙滩拱卫着,没有一丝寒冷,只有温暖和踏实。

   你冷吗?

   不冷

  她抬起头凝视着我,我们的嘴唇,相隔咫尺,就这么停留了几秒,然后紧紧的贴在一起,她猛地抬起胳膊抱住了我的头,我听到了她粗重的喘息。时间被定格在这一刻,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令人刺激又令人窒息,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疯狂的搅动,没完没了,我们永远都不想停止。

  许久之后,她偎在我胸前一动不动,我推推她,没有反应,好像睡着了,于是,我就等着,慢慢的感觉到她身体在轻轻的悸动,我胸前的上衣湿漉漉的。

   你怎么了?

   没事,别管我,一会就好。 她轻轻的抽泣着。

  又过了一会,她轻轻的说,其实她是一个自闭的人,这是她第一次跟男孩子接吻。这是她的初吻?我无语,抬头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那些星星离我们既远又近,远的是她的心,近的是她的美丽。

   你困了吗? 她问

   还好

   你再好好看看我行吗?记住我的模样

   你太美了,我一辈子也不会忘了

   是一辈子?我们说好了,不许忘了我。你睡着前能再亲我一下吗?

   现在就可以啊

  又是一个很缠绵的热吻,之后。。。。

  之后我没有等到看日出,因为我睡过了,没有人叫我。醒来天已大亮,桥洞下只剩下我自己,还有地上的一封信。

  信的原文:

  小伟哥:

  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有太多话要对你说,但是不知从何说起。我告诉了你我的故事,但不是全部。我是个癌症晚期患者,能活的时间恐怕不超过一个月了,像被宣判死刑的犯人,等待的过程如此痛苦,我不能忍受,于是,我决定由我自己来决定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

  可我依然眷恋着这个世界,即使她曾经给我的痛苦多于快乐,因为还有那么多让我割舍不下的东西,还有你,小伟哥,我第一次爱上的男人。

  你是一个君子,在那种环境,我情绪失常的时候,你没有趁人之危,我幸运我选择了你,我也感到幸福。可惜的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如此短暂,但足以让我记住你,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一辈子,你也一定会的,我相信。

  好了,我走了,别问我去哪里,我会找到我的归宿,我很高兴我很快就会和我的爸爸妈妈团聚,我会亲手把我的信交给他们。

  想你。

  李兰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奇幻城电子游戏_奇幻城国际唯一_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