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幻城电子游戏 > 小说简评 > 正文

  轮回(后)

  昨天的路,无论苦痛,都如梦般有滋有味回味无穷;明天的路,模糊渺茫,却伴随着希望的美丽鲜花和红毯;,只有今天是糟糕透顶的,便得过且过的过着吧。

  蚩轮想着婚前的日子,金色的流年,纯真的日子。再想想妻子结婚后走过的这些年,清淡寡味,似一杯凉水。日子,何以变味到这般境地?

  结婚前的妻子,明事理,懂人情,识善恶。记得父亲病重的时候,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小便都在床上。每次靠近父亲的房间,一股恶臭逼上鼻来,逼得人不敢靠近。父亲憔悴得跟根杆子似的,特别是他的手,枯黑无光的皮肤下,凸出一根根像虫一样蠕动着的血管。那是自己每每竭力避开去看的。恐怖又要人心酸。那时父亲的声音嘶哑枯竭,就像那寒冬的风透过门窗缝隙的声音。自己不敢去听,声声刺耳,刺痛到骨髓里去,刺痛到内心里去。那些日子,如果不是她,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度过那身体灵魂都备受煎熬的日子。

  那时真多得妻子每天为父亲倒屎倒尿,为父亲清理床单,陪父亲说话,父亲才能在临死的时候笑容满面,全没有他该有的心寒!父亲死前的那一晚,紧紧拉着妻子的手,和她说了半夜的话。当时,自己坐在一旁,心里隐约感觉事情就要来了,眼眶酸酸的,视线模模糊糊的,一道悲伤的墙,阻断了自己内心与外界的所有。自己竟在一旁无动于衷!

  父亲安详的去了。那一晚,妻子抱着蚩轮抽搐的身躯和灵魂,告诉他 明天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 被子外面全是伤害编织的黑暗,被子里一片温暖。蚩轮的心渐渐暖起来。那一天后,蚩轮将自己的心,自己的肝,甚至自己的肠子全部摆在妻子面前,全部交给妻子保管。

  黄金的岁月消逝在流年里。结婚后的妻子变成了市井之徒。多少次对自己冷嘲热讽?多少次伤害一个男人的尊严? 把店子关了吧。它能挣几个钱?你守着这店子,还不如去街上守着张破碗! 蚩轮想到这些,不觉攥紧拳头。 你看看老李(一个拉下线的有钱人),一天挣的钱比你一年挣的还多。那才像男人!你看看你自己,都活成什么样了?一天到晚心里都想着摆弄那几口破钟,有什么出息 蚩轮血液沸腾起来,心被冲击地猛的跳动。虚伪的做作!狡诈的欺骗!用心良苦布下的陷阱!蚩轮恶狠狠地锤下桌子,震得桌子上的毛主席雕像猛地跳起来。

   你好,我来取钟。 有是那个男人。

  但今天,蚩轮全没有昨天的恐惧,竟像是看待着一桩平常生意。蚩轮沉默的将种取给他。

  男人双手接过蚩轮递来的老钟,还是像看一件弥足珍贵的宝物一样细看。其实那只是一口破烂的,不值钱的钟,它的价值,还不如修理的花费。蚩轮突然有一个好奇,为什么一个这样的男人会如此珍惜这种东西。

   多少钱,老板? 男人尴尬的笑笑问道。

  蚩轮的疑虑让他心生一个作弄这男人的想法。 五百块。 蚩轮考虑了一下,还是伸出五根手指。

   多 多少? 男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着双震惊的眼睛望着蚩轮。

   五百块!这样老式的钟表零件真的不好找,我是坐车跑遍了临近几个城市才找齐零件。而其中,好些零件已经可以说是古董,他们要价真的不便宜。其实算下来,我也就挣了你二十块钱的手工费。

  男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痛苦的从夹克内袋里掏出三张一百的,然后搜遍全身各个口袋,凑出一把零钱,好歹还是凑足了数。男人用自己带来的几个结实的袋子,将钟牢牢地套进去,在仔细检查不会出漏洞后,才安心的提着它走了。

  走的竟还有些轻快,看样子对自己修好了他的钟还是很满意的。这倒让更加好奇。但好奇也只是一掠而过,随即而来的,是头脑一片热的兴奋。今天,可以吃顿好的咯!

  蚩轮小跑进卧室,妻子还是躺在床上,这让蚩轮的一片热情突然被一盆冷水浇灭。蚩轮心生一阵厌恶。但他还是竭力抑制着,试图再次唤起那一阵激情。

   睡美人,起来吧。今天有好事。 蚩轮摇醒还在熟睡的妻子。

   怎么了?今天怎么高兴。被蜜蜂屎砸头上了? 妻子揉出眼睛里的眼屎,笑着对蚩轮说。 什么事啊?

  蚩轮一阵恶心,但还是锁住了自己心里的鬼怪。他勉强拉弯嘴巴,说: 今天刚刚挣了五百块,我们今晚吃顿好的吧。 蚩轮尽量使自己的语气高兴起来。

   哦! 妻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那真是好事啊! 妻子从被窝里钻出来, 我出去买点菜 哦,对了,今天叫小田回家吃饭吧。我们可以一起吃顿羊肉! 妻子笑的很开心。

  哎!有多久了呢?有多久不曾见到妻子这样的笑了呢?蚩轮心里顿生一阵愧疚。

  热腾腾的羊肉香气弥漫在小小的客厅里,狭小的空间,使得这香气更加重了。望着锅里黏黏的肉汤和大块鲜美的肉,蚩轮不由得咽下口水。

   开吃吧。 蚩轮等不了了,伸着筷子要去夹肉。

  妻子突然一筷子打在蚩轮的手上, 你急什么?先探老人家。 妻子选了两块最肥美的羊肉,夹进桌子旁里的两副空碗筷里。然后,又选了一块肉夹进小田的碗里。 开始吃吧。

  这样的事,蚩轮早就习惯,只觉得迷信,毫无意义。他不由得在心里摇摇头。

  肉真是鲜美啊!这样的冬天,吃着热腾腾的羊肉,喝着温热I米酒,望着自己的家人大口的吃着饭,真是无上的快乐。蚩轮高兴到极致,身体和灵魂都被夏意的温暖占据着。

  寒风吹不进简陋的屋子,奸细难以混进一心的家兵。但当屋子里突然漂浮着冷气,军队里出了奸细,人就会怀疑,是不是屋子透气了,敌人是不是太狡猾。这又哪里是它门无孔不入?

  蚩轮美滋滋的喝着酒,和小田谈论着学校的奇趣见闻。妻子望着爷俩这样和谐和高兴,不由得在心里掠过一丝忧伤。

   老公,你看要不过几天我们不修钟啦。我们可以开个小卖部,买些零食什么的。 妻子温柔的笑着说道。

   对啊对啊!开个零食店,专门卖辣条什么的最好了。 小田高兴的附合道。

  蚩轮火热的心瞬间被冰封住,高兴的火被一把火浇灭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到哪里进货比较便宜。还有,最好我们还买一些生活用品 对了,还可以顺便进些拖鞋什么的 还有 妻子兴奋起来,眉飞色舞地向蚩轮说着她自己打算。

  蚩轮低着头,默默地听着。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锅里的羊肉表面结了一层薄薄的白色油渍,酒也冷了,喝起来就像冰水一般。

  妻子还在兴奋的和孩子谈论着,不是斜瞟一下蚩轮。蚩轮还在听着,心里一股热劲慢慢涌上来,他强压着。一秒,一分,一时,一天,一年 蚩轮不知道过了多久,心里的膨胀欲要爆发的气被强压着,在他装气的罐子即将爆发的一瞬间,他脑子里蹦的一声,像断弦的琴一样。就在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自己在那一瞬间连肉体也轻飘飘起来,想去追随灵魂的脚步而飞了起来。但也是在那一瞬间,蚩轮心里的气突然渐渐的淡下去,似一个欲要崩裂的气球,突然松开来手,气嗖的一声全跑了。妻子的声音还在耳边,又渐渐远去,远去到自己全没了感觉。蚩轮在脑海里,萌生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苍蝇拼命向着浓雾里臭的影子飞去去,它拨开层层浓雾,心力交瘁,待它千疮百孔地飞到臭气来源旁边,得到梦寐以求的美味的时候,它狼吞虎咽,在贪婪地享用美味饱腹后,它又陷入无尽的空虚。

  蚩轮望着熟睡中的妻子出神。到底,你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柔情似水?蛇蝎毒肠?我愈发不明白了。妻子的脸在黑夜里看那起来模模糊糊。这真的是和我结婚的那个女人?那个曾经和现在都剥夺了我所有的女人?我愈发糊涂起来了。妻子脸的影子,在模糊的黑夜里看起来有些狰狞。是你变成这样了?还是你面目本来如此未曾变过?欺骗和谎言就是你灵魂的本相吗?妻子的嘴角在黑夜中动了动,笑的那样嘲讽,那样寒气逼人,那样刺痛人心。或许在梦里,在这无人又宁静的夜里露出的,才是你原来的獠牙吧!

  蚩轮咬咬牙,用颤抖的手提着刀,猛地一刀向妻子的脖子砍去。这一刀,向是挥走了蚩轮所有的力气。蚩轮全身无力地摊下去。妻子的鲜血如喷泉一样喷射而出,喷到蚩轮脸上。

  一脸的血腥味。蚩轮突然间激动起来,死掉的精气瞬时复活过来。他双眼圆瞪,两排阴森森的牙齿在黑夜中泛着寒光。他疯狂起来,一刀又一刀地向妻子身上砍去。他像一只饿狼,在嗅到血腥味的那一刻,全身的血液爆炸,冲击着脆弱的心脏,冲击着每一个熟睡的细胞。饿狼拼命的舔着血,再也停不下来。直到再也挥不动手中的刀。

  蚩轮气喘吁吁地趴在床上。旁边就是他血肉模糊的妻子,早已变成了一滩烂肉。蚩轮 呜呜呜 的笑起来 妻子永远的消失了。蚩轮顿时觉得有些落寞起来 不!不是这样的!是还有祸根!是心中的恨还没有消绝干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为什么不让它真实地让人信服呢!

  蚩轮重新提起刀,走向小田的房间。

  小田睡的很死。蚩轮望着小田犹豫良久。他又想到了妻子,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刀子。蚩轮再次疯狂起来。狼的野性,再一次苏醒在血液中。蚩轮朝着小田的脖子一刀挥了下去

  蚩轮像自己的血液一样在房间乱串,他跑进店子里,拿起桌上的雕像摔个粉碎,然后掀翻桌子,抗翻老架子,跳起来取下墙上的老钟,他用刀,像刚刚砍他妻子一样,将老钟砍个粉碎

  蚩轮走出在噼里啪啦在燃烧的家,关上门。街上很冷,刺骨的冷。蚩轮感受着这冷意默默地走着。自由了,终于自由了!蚩轮深吸一口气,抬头感受着外面不一样的空气。他望见了天,黑浓浓的,像是在遥不可及之外,又像是唾手可得。蚩轮缓缓地伸出手,要去抓这片虚无的黑暗,但它无尽而无踪,蚩轮抓了个空

  蚩轮冰冷坚硬的的心顿时像是突然有了个缺口。蚩轮默默地走在街道上,心里的缺口越走越大。到最后,它竟变成了一片虚空。蚩轮望着走不完的街道,路上的路灯昏昏暗暗的;他看向身后,,昏昏暗暗的路灯下,他已经望不到自己的家了。蚩轮突然跪在地上,在思想中拼命寻找那个缺口的碎片。他找到了今晚那一顿羊肉,但那不是缺口的碎片,那竟是自己整个心上生出的怪瘤!蚩轮流下了同样冰冷的泪水,那个缺口,原来是每天早上妻子为自己做的如同白开水煮出来的清淡寡味的面,上面有两个煎的发黄,里面却流着浓浓蛋黄的鸡蛋

  蚩轮再也走不动了,倒在了冰冷的街上。街道的尽头传来 咚咚咚 的钟声。那是不远的广场上的时钟。又是十二点了,又一个轮回要开始了。

  走了一圈苍蝇才发现,原来,自己想要的并不是眼前的屎堆,更不是吃到肚子里的屎堆,而是浓雾里屎堆的影子。望着自己再也飞不起来的翅膀,苍蝇却只能守着屎堆恶心,顿时心里袭来死的想法。

   这口钟对你似乎很珍贵。 蚩轮看着一个邋里邋遢的中年男人这样珍惜这样一口老钟,不由得问了出来。

   是的, 取钟的男人挠挠后脑勺,笑着对蚩轮说: 这是我妻子的嫁妆,也是 也是她唯一的遗物。 男人眼中掠过一丝忧伤,里面还包夹着一股温暖。

   哦,是这样啊。这口钟的价值对我来说还不如修理它的费用。怪不得呢。

   嗯。 男人点点头,拘谨地笑了笑。 对了,要多少钱?

   二十。 蚩轮毫不犹豫地答道。

  蚩轮呆呆的目送着男人离去,良久还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

  冬日里吝啬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雾,照射在大地上,也照进了蚩轮的店子。店子里的老架子沐浴在阳关中,焕发出生机。

   老公啊!我跟你说个事。 妻子揉着眼睛走进店来。

   怎么了?

   这些天我一直在寻思。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关了这钟表店开个小卖铺?

  蚩轮走到妻子身边,摸了摸妻子被寒气冻的红通通的脸,温柔地说道: 这个钟表店是爸爸开的,也是他遗留下来的,我不想让它在我手中关门。我希望你能理解我,老婆。

  妻子被蚩轮冰凉凉的手摸得怪不舒服,用摇头示意他别这样。妻子想了想,说: 可这生意真的太差了。我们留着这样一个门面,实在有点可惜。

   那就听你的,我亲爱的老婆。 蚩轮突然一把抱住妻子,在她额头上温柔的亲一口。 我们可以开个小卖铺,不过,我还是想留着修钟表的活。

   当然好啦!我都调查清楚了,从哪里进货比较便宜

  蚩轮认真听着妻子眉飞色舞的向自己讲述家的未来,不由得又想亲妻子一口。但蚩轮止住了,因为他在无意中看见父亲留下的毛主席雕像有一半悬在桌子边缘的半空中。大概是自己常常摸它的头,在习惯的无意中将它推到这般危险的处境了吧!蚩轮快步走过去,将它从新摆在桌子上面。

  这时,墙上的老钟又响了。蚩轮看看老钟,在阳光的投射下,它的三根钟的影子不再重合,这预示着一个新的轮回。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奇幻城电子游戏_奇幻城国际唯一_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