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幻城电子游戏 > 小说简评 > 正文

  那 伤

  春上,我便要去一封信到白华园。不为其他,只为我还爱着若然。

  我住在上海民盟街的一个破旧的屋子里。这样的屋子曾经也还有若然遗余的温暖。她的笑,他的眼泪,她的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的高跟鞋的声音,如今,已不见了。

  白华园门前的积雪还在。

  我常安慰自己,若这雪一溶解,若然便会出来看我。

  我对白华园的了解还不仅如此。

  守门的是几个杂沓野蛮的醉汉,整日醺酒滋事,白白污了张老爷子的名誉。

  与若然分离,多半便是张老爷子从中作梗。

  其实,我也并不恨他,他有自己的苦衷。

  他不爱出身无门,默默无名的社会小生。他也会指着我的鼻子,淡淡地说,你配不上若然,离开吧。

  他没让我滚,我已很知足。

  我总是活在自己的风中。

  我那时,也还努力过。

  在昏暗的民盟小屋里整日整夜,埋头写些文章,然后,送与新历报社的副主编赚些名声。

  开始,也还可以。

  后来就真的没了兴趣,讨厌那满口粗文的糟老头。

  我的无所事事,总会感到惶恐。

  尽管我为若然努力奋斗过,尽管我破旧的 法国城堡 抵不上白华园的十分之一,尽管我如何的自暴自弃,自悲自叹,我依然知道:若然,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个像风一样的女子,在城市的繁华权势下,被深深地囚在命运之笼里,不能爱,也不能被爱。然后,又像风一样离开了

  无怪风月,无怪富贵,我只怪这浮世的繁华给我一个贫困的帽子,低贱的活着。

  我送到白华园的信,若然给我回了。

  我凉了的心一阵一阵的痛。

  只有那么简单的几个字:我已嫁人,勿念!

  泪已尽时,只能伏着简短的信笺上笑笑:若然,要幸福啊!

  上一篇:那种感动只有母亲感知 下一篇:过好每一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奇幻城电子游戏_奇幻城国际唯一_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