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幻城电子游戏 > 小说简评 > 正文

  《平凡的世界》随感

  路遥写到:县高中的菜分为甲乙丙三等,主食也分为三等,白面膜,玉米面馍,高粱面馍;白黄黑,颜色就表明了一种差别。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小学时光,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从来没有哪一次开学书学费交齐过,当然班上也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困难同学,我们很自然的成为很好的小伙伴,相同的家庭环境,使得班上的友情深浅也一分为二,我们很少跟那些可以每天正常上课,可以有很多零食,有零花钱的同学一起玩耍,特别自然的分隔开来,以至于小学毕业后的十多年,都没有任何的交集。

  这或许不是天意的安排,人类的一个本性:物以类聚。内心会认为我们和这些家庭好的同学有某种不可逾越的代沟,当然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孩子眼里的世界是很清澈的。所以,小学里要好的小伙伴可以互相分家里带的食物,一起跳绳,踢沙包,抓石子,写作业......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直到现在也会常联系。

  即使我们的初中,高中,大学的学习成长过程中,不在一个班级,一个学校或一个城市,但只要回家见了面,依旧是兴奋,总有说不完的话,不管上的学校是不是好学校,不管现在大学毕业混的好不好,这些并不影响我们根深蒂固的友情,也从不会觉得谁会瞧不起谁,相处的还是特别自然,还会偶尔调侃几句儿时的糗事。

  人们的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奇妙,好像是学习英语打基础一样,好的友情基础伴随我们人生十几年,几十年甚至一生。

  因为交不起书学费,我们几个老顽固都会被老师赶出教室,或者学校大喇叭喊着要求回家拿钱,有时候自己会趴在教室外面的窗口旁听几分钟,但大多数我们经常是三五成群走出学校,去某个小伙伴家里,或深巷子里,或结伴的去礼学校不远的水库边玩水,捉虾,捞海螺,玩得不亦乐乎,似乎没有上课,这并不影响我们快乐的童年。

  啊,水库,它已经成为我童年最快乐的回忆地,除了童趣,还有美丽的风景。现在的那里很美,是个很好的湿地,每次寒暑假或者过年回去,总是会到水库边上一个人走走,不清楚心里为什么一定要去那里,脚早已不听使唤的驻足在水库上面的桥上很久。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讲,它不只是留给了我特别美好的记忆,我还热爱它,热爱我的故乡,热爱故乡熟悉的一切。

  路遥在第一次描写孙少平时写到:他那身衣服尽管式样裁剪得勉强还算是学生装,但分明是自家织出的那种老土粗布,而且黑颜料染的很不均匀,给人一种肮脏肮脏的感觉。脚上的一双旧黄胶鞋已经没有了鞋带,凑合着系两根白线绳,一只鞋帮上甚至还缀补着一块蓝布补丁。

  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一个普遍社会现实,当然,我的小学时光已经到了九十年代末期了,因为有大概相似的感受,促使我现在第三遍去看平凡的世界,我打算边看边写自己的事情,也算是回忆录,在我看来,这是一件很值得去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

  我记得自己和两个哥哥那个时候,也经常穿的是家里粗线织的布,量身做成衣服,或者街上买些便宜的布料,做成裙子,裤子等,穿上身去总会觉得哪里不舒服,有些不合身,颜色也不那么好看,灰色紫红色应该是童年的主色调了。冬天的棉布鞋在鞋带磨坏了时候,也用过塑料绳子,或纳鞋底使用的搓成麻花一样的白线。

  却倒是没有真正穿过补丁的鞋子,即使布鞋烂了就烂了,旧了就旧了,只要不是露出脚趾头,心里也不觉得特别丢人,习惯了这样看起来似乎随性的行为,现在看起来是很二的,童年就是学习和玩耍,也就不会顾忌那么多了,呵呵。

  不过二哥的鞋子,尤其大脚趾的位置,鞋帮上的破布是一层层烂开,像是开了花儿,也像几条小波纹散开,不要问我为什么记忆这么深刻,我承认自己是个怀旧的女孩,回家总会看以前的照片,相册里有几张二哥的小学毕业照合影,就是穿这样的鞋子,当然小时候是不会在乎这些的,只是现在每次看到照片,总是忍不住发笑。

  童年啊,你留给我的到底是什么呢?童年就是说不清道不明,让自己回忆起来会有甜甜的感觉在里面。

  因为年轻而又敏感的自尊心,孙少平和郝红梅总是躲避众人的目光,悄然地取走自己那两个不体面的黑家伙。

  我对这种自尊心也有着特别强烈的感觉,每次读到这句话,心里也会莫名其妙的怔住。是的,只有人们有着相同的生活体验,那种强烈的感觉才会更加显现。

  小学时光是短暂快乐的,但也充斥着不和谐的思想认识,我到现在每每想起,老师不厌其烦的把我请出教室不让上课,撵回家取学费的这个事情,依然心怀怨恨,我总是走不出来这个怪圈。即使随着时间流逝,没有怨恨至深,也还是有耿耿于怀的感情存在。

  当着全班学生的面说我学费没交,要回去取,这让我觉得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既然为人师表,为什么不单独叫我出教室说这个事情呢?看到其他同学的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我,心里是特别难受的,小孩子也有自己的承受力,希望能尊重每个孩子。

  记忆里家中的院子,屋子里面总是乱糟糟的,从心里上是很不愿意叫小伙伴去自己家里玩耍,我经常不厌其烦的打扫,也会用很多面粉袋子,大片破布遮挡那些看上去不美观的一切,然后从家里匆匆吃完饭就跑出去找小伙伴。

  洗头发时候还没有现在的洗发露,都是用洗衣粉直接上头,如果小伙伴来到家里,自己几乎是不会去洗头发,宁愿一个人偷偷做这个看似简单的事情。

  这些倒不是矫情的本质,既然没有更好的,何必让它呈现出来,躲避使用也更保护少年少女的敏感的自尊心。

  不必去高大上的去讲书费学费,家里的吃食自然都不会太好,常看到父母去借东西,少盐缺油又缺面,要不是邻里帮衬,我想父母亲也是无能为力。吃过多次红薯面粉蒸的馒头,平常的白面馒头也不是经常可以吃到,如果哪家办理红白喜丧事,或是过年,当然会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往往这样的时候,才更像是真正意义的吃饱白面馒头,至于菜就不必想了。

  经常一个月或者几个月的时间,才可以看到父亲,童年记忆里的父亲形象是很少的,初中过后才会有很多的交流接触。家里四张嘴,全靠腿有残疾的父亲在外打工挣钱。气人的是好不容易盼回家的父亲,带回来的几次工钱都掺杂着几张百元假钱。

  我看到父亲眼红过流泪过,那时候还不能体会到父亲眼中透出的绝望或者无望,父亲母亲因为假钱的事情吵得不可开交,我抱着他的大腿莫名其妙的跟着哭。

  关于假钱,自己的记忆里也是特别的深刻,脑海的印象从未随着时间消失过。因为假钱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好多次,那时候自己年龄小,根本不理解为什么假钱可以让父亲哭的如此伤心,还能让父母亲吵架。

  长大后,自己工作了,艰辛的生活使我更能理解家庭的付出,父亲的艰难。所以自己写的文章大多是关于亲情的,乡土情结特别深。

  假钱不是个小事情,那是父亲辛苦几个月的血汗钱,家里的一切全指望着它,它不只是使一个家庭的生活可能又陷入深渊,更可恶的是它使得一个正常人,对美好生活渴望的信念一点点销蚀掉,它深深的伤害了父亲的自尊心,伤害了他那颗脆弱又饱经风霜的心,现在想起来,我还是会心里忍不住骂那些包工头,都是龟孙子,不是什么善茬。

  言归正传,不管以前经历的是什么,回忆的是什么,我从来不会怀着艰苦的心态去看待,尽管吃的不是最好,穿的不是最好,甚至不合身,至少我的童年还是很美好的,不会缺吃少穿,我的伟大的父亲母亲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最好的留给我们兄妹几个。

  老王家的故事很多,还有很多话要讲,之后继续吧,以后边读《平凡的世界》再去写吧。

  先写到这里,总是不能回去团圆,愿父母身体健康,事事顺心吧,特别感谢我伟大的父亲母亲,你们永远是我们兄妹几个的骄傲。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奇幻城电子游戏_奇幻城国际唯一_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