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奇幻城电子游戏 > 散文文学 > 正文

  妈,我如何是好

  母亲节到来之际,觐献于离我而去的母亲,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

  妈,我如何是好

  郭海林

  妈,快来看 ,咱家窗户上的玻璃结冰花了。你还记得吗,儿时,你,我,二弟一起在窗前看冰花,这个是咱家公鸡的羽毛,那个是咱家小猫的爪子,这儿是一堆小草,那儿是个喇叭花儿 我们三个就那么快乐、肆无忌惮地胡乱猜着,末了,我和二弟哈着热气,再用食指甲上、下、左、右刮擦着冰花,冰屑散落在我们手背上,腕上,凉凉的,,不一会儿就有一块透明的玻璃出现了,透过玻璃我们看到父亲在清理院子里的积雪。你说过冰花是纯自然画,是大自然的杰作。奥,我忘了,你们俩都醒不来了,你熟睡了,二弟也熟睡了,冰花还会年年有,而和我曾一起赏冰花的人儿却再也不会出现了,这童话般的日子烟散了。

  妈,腊梅开了。白雪,苍瘦的梅枝,红瓣,黄蕊,这是你最初告诉的自然美景,这也是自然界美的绝配,这不是你亲眼所见,是你从你珍藏的旧版《红楼梦》上看来的,而你又把它勾勒给我们,那曾给过你无限美的享受的《红楼梦》做了箍在你头顶上地主家的子弟的帽子的牺牲品,无辜地葬身在火海中,化作烟,化作灰烬了,如今你也随同那烟一样了无痕迹,红尘若梦,梦断人去楼空,那让你心疼不已的《红楼梦》最终与你相会了,在天堂,你一定会给二弟重新再念的。 我在人间独徘徊,实在寻不到你的天堂。 是唱给你,也是唱给我自己。

  妈,牧童遥指你家那片小的杏树林了,那让你念念不忘你家的十八颗杏树都开花了。那还沾着杏花香的红底黑花的小花袄穿越了时空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了,而我却是 砌下落花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妈,你也许记不得了那个暴雨的夜晚,那夜,狂风不时地把雨狠狠地甩到玻璃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屋内,小方桌上的蜡烛怯生生地燃着,桌子上的烛影随着狂风肆虐声而或左或右或上或下跳跃着,炕上父亲、姊妹们的鼾声此起彼伏地响着,我因耳疾痛疼,嘤嘤唧唧,不肯入睡,彻夜,妈就那么抱着我,蜡烛就那么摇曳着燃着。妈,你那一夜的怀抱和我一起经历了多少风雨,渡过了无数个黑夜,而今却温暖不了我破碎的心。

  妈,月儿不老,放眼尽收人间无数的悲欢离合,月儿老,情洒人间不收手,明知月无情,仍盼月圆人归来。

  妈,花儿无情,年年开,人有情,红尘若梦情了了。

  拈来陶笛,一曲《乱红》,用尽心思人未归,两行寒泪湿粘衣。

  妈,我如何是好。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奇幻城电子游戏_奇幻城国际唯一_奇幻城国际官方网站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